《我的愛麗斯》故事大綱

幸福的一種,是身邊有人陪著。

那個人為你添衣作飯,對你噓寒問暖,任你依賴撒嬌,聽你哭也聽你笑,不管早晚都用一雙手抱你哄你,你只要把頭貼上那個心口,就會聽見一種最溫柔的拍子。但是幸福的耳朵很怕聽見離開的腳步聲,因為失去了,就沒有了,所以我們開始哭泣。可是對一個孩子來說, 離開和回來是一整組的名詞,他相信只要他不吵,乖乖地等著,想見的人都會回來。

小霸王有三件東西一定不離身。叮噹、電線膠紙、Alice。

他已經三歲了,愛唱歌,人很小,脾氣卻不小,是家裡的心肝寶貝。小霸王有喜歡的東西,但是不喜歡的東西更多,特別是青菜、午睡和星期天,要是和不喜歡的東西面對面了,他就耍賴皮。還好有Alice。她是小霸王的保姆,一個印傭,專治小霸王。
小霸王從會認人開始,每天張開眼睛只是看見Alice,那時候有很多時間他是住在半空中的,讓Alice抱著。小霸王學走路之後,Alice牽著他的手,教他喊爸爸、媽媽和說再見。小霸王的父母親要出門上班,他看見有人要走,就哭,Alice告訴他,如果他在爸爸媽媽的公事包上貼一個他最喜歡的電線膠紙,他們在外面看見了,一定會記得要早點回來。Alice和他一起挑膠紙,紅色,橙色或是黑色……誰要出門都得讓他檢查膠紙還在不在,雖然約定好了,但是他說再見的表情很不情願。後來他發現,只要等到天黑了,人都會回來。

那些不常回來的,還會給他禮物。像是叔叔、阿姨、外公外婆,回來的時候就給他玩具和糖果,搶著抱起小霸王,看他長多高了。小霸王一個一個在他們的皮包上貼記號,才肯說再見。他們都跟他講一樣的話:『如果你常常想著我,我很快就來看你。』
他常常想著的,還有蛋糕店的姐姐、開車的司機叔叔、波波池的姐姐、在公園一起玩的妹妹,他們不會跟他一起回家,他學會跟他們說:『如果你常常想著我,我很快就來看你。

但是小狗可以跟他回家去啊。住在寵物店玻璃裡的那隻小狗,聽到小霸王說我很快就來看你,也不會開心,小霸王問爸爸,是不是小狗常常想著的人都不來看牠?小霸王想帶小狗回去,這樣就不用說再見了,但是爸爸搖搖頭,他在街上大哭大鬧。

小霸王要穿上自己喜歡的叮噹小背心才肯起床,吃一口早餐要玩一會兒單車,吃完要看叮噹節目,只有Alice知道這個星期他的偶像是誰。小霸王還搞不清楚昨天、今天和明天怎麼用,他會告訴爸爸媽媽,他希望昨天快點到,因為Alice今天的故事只說到一半。他和Alice一天唱一首不一樣的歌,但是只能唱到星期六。

小霸王好討厭星期日,從早上他就不開心,因為Alice要放假。Alice穿得和平常不一樣,小霸王貼在她皮包上的貼紙也都不見了,只好再貼一次,他還是不放心,拖住Alice的手,一定要跟去。小霸王的眼淚含在眼睛裡,媽媽說他是男孩子還這麼愛哭,Alice會笑他,會不喜歡他。

Alice擦掉他的眼淚,告訴小霸王她要去幫他找全九龍最漂亮、最會替他把人找回家的電線膠紙;下個星期就說去全中環,下下星期去全香港,下下下星期去全世界。有時候Alice忘了帶膠紙回來,小霸王的全世界就毀滅了,要發脾氣,他緊瞪著她,慢慢的嘟起嘴來,而且嘴堜B咕噥噥地繞著幾個音,唸不清楚的 “我好嬲你,我日日都不跟你說話”,但是說完了,委屈的感覺還在,眼淚也掉了,要人來疼,小霸王最後還是偎著Alice,抽抽咽咽的聽人哄他。天真是孩子的專長,會逗你笑,記不了仇,也記不了愁。

Alice決定要回印尼去結婚了。她的東西收進二個箱子,就放在房間裡。小霸王不知道什麼是結婚,但是Alice說她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他想大概比全世界還要遠,因為Alice晚上也不能回來。他問Alice:『如果我常常想著妳,妳很快就會來看我嗎?』Alice把他抱得很緊很緊。第二天,小霸王哭得好大聲。

小霸王漸漸習慣一個人玩,天天唱歌,星期天也唱,五音不全地唱,跌倒了會自己爬起來,但晚上偶爾會問起Alice為什麼去結那麼久的婚,他很想她,不知道她看見貼紙了沒?又問Alice會不會帶禮物回來給他?在小霸王心裡,Alice當然是要回來的。在他四歲的生日會那天,他自己存下來一塊生日蛋糕,Alice喜歡吃,他要留給她吃。

那天Alice在機場,通關要拿護照,皮包一打開,裡面塞了好多的貼紙。小霸王怕貼著,又不見了,才放進Alice的皮包裡;怕一個貼紙不夠用,就全部都給她。她自己說過,這些是很會找人回家的貼紙。

在真實的世界裡,被馴養的都是小霸王。


 

 

 

 

       

 

 
   
   
   
    Back  
Copyright
 

Copyright 2004 Zocalo Cultural Development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resolution 800 x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