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故事大綱

窗,仍是那扇生袌簧阞熊﹛F樹,仍是那棵枯椏葉落的相思樹;燈,仍是那盞每到七時便自動點上的暈黃街燈……
本來,這個城市日日在變,今天多一些人或者明天少一些人,我們其實都看不出來,可是對她來說,在這個城市裡,她刨掉了心裡的一塊血肉,黑夜像一塊大海綿吸飽了她的眼淚……

祝瑞蘭,五十六歲,一個全職家庭主婦,由於丈夫終日煙酒,動不動就大發脾氣,所以兩夫妻分居而住,丈夫住在郊區,平日靠收買廢銅鐵過活,日子還可以將就著;而祝瑞蘭和一子一女住一間四百呎不到的唐樓,生活清窮,丈夫每個月給的二千元補貼實在不能應付支出。祝瑞蘭為了兒女的養育,兼了二份工作,清潔和洗衣,每天忙個不停,但是她沒有缺過孩子們一頓飯,三餐一定親手打理。雖然物質條件並不富裕,只要家人可以在一起,生活就值得開心。作媽媽的她,望著用心拉拔大的孩子津津有味地吃著自己煮的飯菜時,總是令她非常滿足。

星期六和星期日是祝瑞蘭最開心的日子。她可以和女兒一同到教會聽道和讀經,母女二個因為信仰的關係,情感緊密,而兒子對著她們,總是插不上嘴,每天的晚飯時間,他只能轉頭看電視。兩母女總是聊個不停,話題除了日常瑣事外,還有天南地北,人生哲學,甚至藝術音樂也有。祝瑞蘭雖然讀書不多,但是她很好學,喜歡問女兒關於藝術和音樂方面的材料。女兒是大學藝術系的高材生,對祝瑞蘭的問題都仔細地以淺近的說法講解給她聽,她知道媽媽小時侯家婼a,連讀書的機會也沒有。她們除了討論外,還會一起去看展覽和參加研討會,回到家裡講起彼此的體驗和心得直到半夜都停不下來,兒子受不了就會大聲喊過來:『你們那麼晚還嘈什麼? 你們痴了那條筋? 我明天還要一早上班…。』

女兒申請到愛沙尼亞的藝術交流已經獲准了,為期一個月,祝瑞蘭很掛心女兒,除了擔心她的人身安全外,還有生活習慣和飲食等方面,因為女兒的身體一向不好,瘦弱之餘還有少許厭食的傾向,每一天祝瑞蘭都會在電郵裡殷殷地詢問和叮嚀女兒。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了,女兒要回來的日期也定好了,她告訴媽媽得經由莫斯科再轉機回香港,祝瑞蘭得知這消息後,高興得整晚不能入睡,一大清早便買了女兒最喜歡吃的千層糕和黑提子一同帶到機場,愛沙尼亞的天氣是零下十多度,自然絕對不會有千層糕這種東西,所以她希望女兒一抵達便能放在她的手裡。祝瑞蘭站在接機大堂,一小時,二小時…… 但沒有見到自己女兒的?影,這兩小時過得特別漫長,平時溫和耐煩的脾氣也開始有點著急了,她左顧右盼,來來回回地踱步,口堨o叨唸著女兒是不是改了時間卻忘了說……

她看著電子幕上的航班顯示板,心裡壓抑不了一直湧上來的不安……
第二天清早,她接起了電話: “請問是祝瑞蘭女士嗎?這裡是香港入境處,希望你聽到這個消息後,保持冷靜,我們今天早上收到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的一份傳真,內容是說在莫斯科市郊一個樹林裡發現一具中國籍女屍,我們很不幸地要通知您,警方在她身上找到一本您女兒的護照,我們會有專人安排家屬到莫斯科進行……”
這消息震撼了她的心神,她拿著電話呆了。

在大使館的協助下,女兒的遺體運送回港落葬了。

二年後,祝瑞蘭雖然己慢慢適應沒有女兒在身邊跟她一起聊天,一起買菜煮飯和返教會的日子,她開始了自己新的生活,報了歌唱班,學習心理學、老人輔導等。但當一個人靜下來的時侯,她會望著女兒的睡房發呆,她的畫,她的鋼琴,她的床,她的字條,完好無缺地沒變過,但這一切己成她回憶的一部份,儘管世事是多麼的無奈,但當她看到暀W那幅女兒親手畫的畫時, “人生不在乎長短,在乎的是活得夠精彩”,她又鼓起勇氣繼續走她的路。

 

 

 

 

       

 

 
   
   
   
    Back  
Copyright
 

Copyright 2004 Zocalo Cultural Development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resolution 800 x 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