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奡M他千百度 -- 香港精神

“尋找”二字將會是本片的主題。被攝者Sunny是一個剛從媒體制作專業畢業不久的年輕人,從20鋃鐺歲邁近而立之年的這段時期在他來說經歷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成長。因?上了一門紀錄片的課,他拍了一個關於自己父親的紀錄片:《無聲的背負》,拿起攝像機後,他才在27歲的年紀真正走近了父親的身邊,和一個他原本應該最親,而事實上卻根本不親的親人有了心靈上的交流,完成拍攝的他最終對父親有了全新的認識,對自己的未來也終於有了打算。在他的紀錄片堙A我們可以看到的是一個做搬家工人的父親辛勞的工作;回家後把音樂放得很大,甚至影響到兒女學習卻不自知,因為他早在這震天響的音樂中困倦的入睡;我們還能看到飯桌上一家人的無言以對,只有電視聲伴著咀嚼聲,卻沒有應該屬於家人的交流和歡笑;還有甚至不曾面對兒子大笑的父親,卻因為今天的工作有兒子陪伴(因為跟拍父親工作)而在午餐時叫上了整桌的好菜。我因?看到這個不善表達的父親而感動、卻更被螢幕下兒子經過拍攝發生的轉變所動融。在與Sunny的交流堨L告訴我,他曾經以?父子間的代溝根本導致他們無法交流,他們甚至很少說話;他告訴我當他提出要拍攝的請求時自己的聲音是多?的顫抖;他告訴我紀錄片堿Y個鏡頭晃動得厲害完全是因?他害怕如此近的與爸爸相處;他告訴我拍攝中他看到了爸爸是怎麼了這個家辛勤工作;他告訴我跟拍他的工作過程是多大的震撼;他告訴我他終於明白是怎麼樣的勞累使得回到家的父親不再願意說話;他也告訴我現在他會主動在吃飯的時候和家人說說笑笑,明白自己在四處體驗生活之後是時候為家做點貢獻,他說他發現了父親身上那種被疲憊掩蓋了的人格精神。

我在想,Sunny的家庭不正是香港大多數家庭的寫照嗎?我們每一個人不都可以在《無聲的背負》埵h多少少找到自己的影子嗎?我們的父母不也都是在辛勤的工作和創業中累得喘不過氣來,為了能給家人一個好的生活環境,為了能供兒女出國讀書而拼搏著嗎?我們不也是像Sunny一樣在平安的日子塈悀F去體諒他們嗎? Sunny是幸運的,他有一個契機改變了自己、也改變了他的家庭。這是觀?沒有看到的,也是最值得記錄下來的,我就是要拍一個紀錄片背後的紀錄片,片中貫穿兩個層次的“尋找”,第一是Sunny在拍攝爸爸的紀錄片中尋找到了人生的價值,他現在也正在努力創業著,每天為著怎麼樣給家人帶來安逸而努力著;第二是我作為編導對於香港精神的“尋找”,通過紀錄Sunny自身以及與父親關係的變化,我尋找到的是:香港精神其實根本無須尋找,曾經讓香港繁榮的那股精神並沒有消退,只是從安逸生活堛齯j的新一代年輕人不再遭遇到那種困境,很難再爆發出令人讚歎的生命力,我們甚至已經沒有能力在平淡的生活中去發現那還存在於父輩身上的生命力。

是香港精神失落了,還是今天的我們在安逸與享樂中迷失了?當父輩將香港建設成國際大都市,讓我們衣食無憂坐享其成時;當我們在保險箱堛齯j失去免疫力,面對困境無能為力時;當飽食終日的我們已經只懂得高談闊論時,我們是否真的思考過,“香港精神”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需要尋尋覓覓了,它不是始終存在著嗎,存在于我們懶于觀察懶於思考的生活中,存在于父親悄無聲息的默默耕耘中,存在於我們被自己蒙了雙眼的身體堙C只要撥開眼前重霧,無須眾奡M他千百度,慕然回首,他就在燈火闌珊處。這是本片最終想要引發的思考,給觀眾一條線索,在香港面臨危機的今天,迷惑的香港人真正需要的,不是事事怪責政府,不是高談闊論如何重整香港精神,而是反省自己、依靠自己,用雙手創造生活,讓家人生活快樂,讓香港繼續騰飛。

 

 

 

 

       

 

 
   
   
   
    Back  
Copyright
 

Copyright 2004 Zocalo Cultural Development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resolution 800 x 600